最新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 看点 > 观行业

社团敛财:奖牌奖杯满天飞

发布时间:2011-11-10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量
 “评奖经济”异军突起,奖牌奖杯“满天飞”(9800元我们拿着钱去拿的奖,这更没有的事);

    社团组织疯狂敛财,违规行为缘何大行其道?(我们没有让华商到处做劝募的广告,只是双方约定向他的会员去募捐)。

    “评奖”为何内幕重重,如何才能让社团组织回归“非营利性”?新华社评论员带你一同探究“评奖经济”的背后黑幕。

    演播室主持人张大鑫:新华视点,带您走向新闻制高点。您好,我是张大鑫。

    新华社评论员 周宁:大家好,我是周宁。

    人物介绍:本期评论员周宁,新华社记者记者,长期关注社会问题报道。

    演播室主持人 张大鑫:最近一段时间,有关各类社团组织的负面新闻是不时地出现,“新华视点”记者调查时发现,通过组织各类活动非法敛财成为当下一些社团组织的生存之道,这些社团组织疯狂敛财的背后究竟藏着哪些花招?这种种违规行为缘何大行其道?我们一起来看看记者的调查。

    【解说】说起社团敛财,人们的目光不得不转向今年7月举办的一次“共和国脊梁”评奖活动。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评奖,因倪萍等名人获奖而在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针对网民“花钱买奖”的质疑,倪萍表示参加这项活动,她自始至终没向任何单位或个人缴纳一分钱的所谓“获奖费”。

    【同期】(电话采访)倪萍:

    9800元我们拿着钱去拿的奖,这更没有的事。在我的生涯当中,没有拿钱去买任何跟我荣誉有关系的事情,那叫不要脸。

    【解说】在主办方的邀请函上显示,这项活动由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影响力人物》杂志社等单位联合主办。记者在新闻出版总署官方网站的“新闻机构在线查询服务系统”上搜索发现,这份杂志并没有登记注册,然而杂志对外网站宣称“《影响力人物》是由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主办的一本大型全彩高档人物月刊”。记者随后致电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秘书长姜昆核实,姜昆表示基金会没有下辖这份刊物。

    【同期】(电话采访)姜昆:

    他说是我们下辖的杂志,这是假的,是他编的,没有过。

    【解说】面对事实,“《影响力人物》杂志社总编辑”刘学文对于杂志性质不置可否,但向记者透露“共和国脊梁”评奖评委共有7人,都是他们杂志社内部的人员。

    【同期】(电话采访)《影响力人物》杂志社总编辑 刘学文:

    评委是这样的,因为当时建党90周年活动也多也忙,我们就是组委会组织各部门的负责人来评选的。

    (组委会负责人,评委你能举一些人例子吗,都是谁是评委?)

    评委这个,我们不好说。

    【解说】“共和国脊梁”评奖余波未平,又有网民连续发帖称,“共和国脊梁”评奖活动主办方之一的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在被整顿期间仍然四处搞活动敛财。“中爱联”究竟是一家什么性质的团体?在其官方网站“中华爱国网“上介绍到:“中爱联,是由文化部主管,在民政部注册登记的全国性社会团体”。

    【解说】“中爱联”秘书长李和平表示,“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是“共和国脊梁”评选活动的主办方之一。

    【同期】(电话采访)“中爱联”秘书长李和平:

    我们这一方我们只是参与,我们不是执行单位,但是具体的活动和整个的策划组委会的工作,以及它的评选颁奖我们一概没有参加。

    【解说】随后,“中爱联”还特意给记者发来盖有“中爱联”公章的函,再次确认本次活动的“主办方”身份。然而,记者从文化部官方网站查询下辖社团组织的年检信息时,并没有“中爱联”2003年至今的年检记录,而且在对“中爱联”的介绍栏中,信息均为空白。

    根据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31条明确规定,社会团体每年须向业务主管单位报送上一年度工作报告,并报送登记管理机关接受年检,否则不得从事社会活动。民政部官方网站显示,2008年,“中爱联”正是因“2004-2006年不按规定接受年检”而被民政部勒令“限期停止活动三个月”。记者向文化部了解得到证实,“中爱联”目前仍处于清理整顿期,而且本次“共和国脊梁”评奖活动也没有在文化部报备。

    【同期】(非正常拍摄)原文化部社会团体管理办公室主任王吉:

    这个社团是真是假,我刚才告诉你了,我们社团整顿正在清理,你可以辨别它是真是假了,我说完这句话你能辨别了,正在被我们清理,我们要求是国内活动报备,国际活动报批。

    (它没报批啊?)

    没有啊。在我这儿没有。

    【解说】文化部在其官网发布的《文化部业务主管社会组织清理整顿专项工作公告》显示:自2010年7月19日起,文化部便对“中爱联”进行定向检查和整顿,“在此期间,应暂停一切对外业务活动”。而在年检未获通过的多年时间里,“中爱联”举行的活动多达数十项。每次活动都会对参会者每人收取数千元的活动费用。“中爱联”为何能如此猖獗的顶风作案。面对记者的提问,时任文化部社团办主任王吉并没有正面回答。

    【同期】(非正常拍摄)原文化部社团办主任王吉:

    它是在清理整顿工作期间,它所发生的一些问题由清理整顿工作组来负责来处理来调查来怎么办,但是抱歉地告诉你清理整顿组放暑假了。

    演播室主持人张大鑫:刚才通过短片我们现在看到了,一个共和国脊梁的这样的一个评选,牵出了如此荒唐的一个骗局,而且这里边一个高级人物月刊杂志社,一个正在整顿的一个非法的社团,怎么能就用这样的招数来骗人?

     周宁:那近期呢,这些社团组织非法敛财的案件事件层出不穷啊,老百姓都听腻了,耳朵都生了茧子了,那一些老百姓就说了,说这些非法敛财的社团是“戴着市场的帽子,拿着政府的鞭子,坐着行业的轿子,收着企业的票子”。所以说这种乱象,其实有一种普遍性,而且呢,新老问题交织,矛盾层出不穷,已经严重地危害到社会的公众的利益了。那么随着这个种种内幕被曝光,也凸显出我国对这个社团管理的这个机制,尚待完善。

    演播室主持人张大鑫:那当前的一些评奖活动的内幕被曝到舆论的聚光灯之下,人们开始关注这些社团组织的一个运作情况,那么就在共和国脊梁评奖的东窗事发之后,一些社团组织的圈钱行为是仍然在继续着。我们一起来看看记者的调查。

    【解说】9月,一个名为“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的机构在各大媒体公布第十一届“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中国中部百强县(市)”“中国西部百强县(市)”等评比榜单,记者对照国务院扶贫办“新时期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名单”发现,“百强县”榜单中,竟有17个属于“国贫县”。

    “中郡所”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机构?记者调查发现,自称“中国县域经济第一所”的“中郡所”并没有在民政部注册。北京市工商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中郡所”其实是一家普通公司,注册时间是1998年,注册资本仅10万元。

    “中郡所”官网显示,“百强县(市)评比”从2006年第六届开始,首次出现并列第一,此后并列名次不断叠加;在2008年至2011年的榜单中,所谓的“百强”名单均被塞进一百二三十个县市。

    记者辗转联系到“中郡所”所长刘福刚,面对“百强县评比是否收费”等提问,刘福刚表示自己不是所长。

    【同期】(现场录音)“中郡所”所长 刘福刚:

    谢谢啊,我们领导对这个事情已经不管了,所以让我们下面的人也不(说)。

    【解说】与此同时,网络上的另一则消息也在挑动着公众的神经。8月16日开始,24岁的卢星宇因在微博发布“‘中非希望工程’执行主席”“管理20亿元项目资金”等内容引发社会强烈关注,网民把卢星宇称为“卢美美”,随着事件不断发酵,“中非希望工程”当事方——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饱受公众质疑。

    针对外界对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质疑,卢俊卿回应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及其活动完全合法合规。

    【同期】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会长卢俊卿:

    工商和社团双重注册,工商注册是2005年,这个社团注册呢,是2009年,都叫世界杰出华商协会,那我们是以社团的名义开展活动。

    【解说】但是,在“民政部全国性社会组织查询系统”中没有任何关于“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登记信息。在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印发的会员招募材料上记者看到,要成为协会理事会的成员,每年需要交纳最少8800元(理事单位)、最多199万元(主席单位)的年费。今年8月18日,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在北京举办第七届杰出华商大会财富领袖论坛,记者在现场看到,本次活动有不少于500名全国各地的会员参加。每年华商协会仅会费收入最少400万元,高者将达数亿元。

    那么,中非希望工程究竟是一项什么性质的工程?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涂猛介绍,中非希望工程隶属于青基会,中非希望工程没有向社会公众进行劝募,其资金来源仅是华商会向其会员的劝募。

    【同期】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涂猛:

    它(劝募)是在它的会员内,我们没有让华商到处做劝募的广告,只是双方约定向他的会员去募捐。

    【解说】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会长卢俊卿表示,除了会员的捐款,在工程运作的过程之中,自己还无偿支付了部分活动费用。

    【同期】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会长卢俊卿:

    除了组织捐款和我们自己捐款之外呢,那么我们还承担了,就是卢星宇,就是我们协会负责的这所有的这些工作,分工负责的工作的全部工作费用是五百多万。这个是完全是我们无偿,就是资助的。

    【解说】然而记者查阅《中非希望工程章程》发现,其第6条规定基金的收入不仅来自会员,还包括“社会各界的捐赠”。记者还发现,中非希望工程网站上的捐款热线是“世界杰出华商基金会驻北京代表处”的电话,地址为大恒科技大厦,正是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在北京的办公地点。

    首播:10月30日13:30《新华视点》社团敛财:奖牌奖杯满天飞(下)

    演播室主持人 张大鑫:那么通过这个短片我们发现啊,这个中爱联事件东窗事发之后,其它的社团并没有引以为戒,而且好像还在继续着他们的这种圈钱啊,敛财的这种行为。

    新华社评论员 周宁:你说的没错,在我们调查之中就发现啊,这些社团组织,使出浑身解数,非法敛财。所谓的“非法”要带引号的,毕竟我们现在法规还不是太健全,正因为他们看到了法律的漏洞,沿着这些法律的空隙去干的这个非法,所谓的这种肮脏的勾当,使出浑身解数,主要有这么几点。

    第一就是虚张声势,夸大宣传。你看这些社团大部分都是“中华”呀,“全国”呀,“世界”呀,是吧?包括这个世界杰出华商协会,这些社团组织都要起一个响亮亮的名字,戴一个非常大的帽子,这个很容易诓人,唬人。

    那么第二就是狐假虎威,偷梁换柱。往往这些社团组织都要拉一些这个有官方,或者半官方背景的正规的协会,或者甚至是政府机构做他的后盾,做他的后台。那么更有这个社团就是偷梁换柱,盗用一些正规协会的名义,或者正规半官方政府的名称,进行这个非法的敛财。

    第三就是境外注册,境内活动。像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啊,或者说是中国文艺工作者协会啊,文化艺术交流会等等这些被曝光的这些社团,都是在香港、台湾,甚至新家坡、马来西亚,这些地方注册。那么注册之后,它变身另外一张皮,在国内或者大陆开办它的分支机构,在工商部门注册一个公司,以公司的名义进行活动,进行圈钱。打着是香港,或者打的是在新家坡的这些协会的,所谓的门脸,所谓的旗号,采取这种方式,而这种方式恰恰是目前我们的管理空缺,管理空白。

    最后就是利用手中的这个资源,强行收费,比如说中国电子商会,那么利用它所开办的这个3·15,消费者电子网,那么对一些违反了一些规定的企业,进行敲诈勒索,而企业确实是存在一些问题,但是这个网络呢,或者电子商会呢,它通过这个网络就说,如果你不给我赞助,不给我缴纳费用,我就给你曝光,或者联合工商,或者联合其它部门对你进行打压。

    那么正是凭借着这几大招数,让这个社团非法敛财,是这个“无往不利”,“百战百胜”,都是带引号的。很多的这个消费者呀,或者很多的这些公司呀,企业呀,甚至海外的华人华侨,纷纷上当受骗,或者是那些带有想获得一些虚荣的头衔的这些文艺工作者呀,或者一些其它的图名图利的人啊,纷纷趋之若鹜,给它送钱,造成了这种社会的乱象。

    演播室主持人 张大鑫:那正向刚才周宁所说的,一些社团组织是为了钱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可是按理来说,这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的猎手,那么为何还是有这么多的漏网之鱼?究竟我们的监管出了什么样的问题?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解说】民政部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第二季度,全国依法登记的社会组织44.8万个,其中社会团体24.6万个,民办非企业单位19.9万个,基金会2311个。作为非营利机构的社团组织,本应以维护社会公益或行业共同利益为宗旨,但遗憾的是,有些社团利用评奖、慈善等名义,违背成立初衷,大肆敛财。

    【同期】(电话采访)侨办负责人:

    民间(社团)有积极性这要肯定,但是又要有一种法律法规,要制约它的负面的,特别是对社会危害的,负面的东西,一定要管得住。

    【解说】社团组织频繁曝出敛财乱象的负面效应已经开始显现,统计显示,今年3-5月和5-8月两个时间段对比,以慈善会和基金会为主的NGO接受捐款数额从62.6亿下滑到了8.4亿。下滑幅度近8成。专家认为,社团乱象的出现并非是数量太多不好管理所致。

    【同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原司长王振耀:

    一般国家小国家一般几万个基金会都是正常的。像印度是光民间组织300多万,美国也150多万,我们把所有杂七杂八算下来,民政部管的这三类组织也就到40来万个。

    【解说】既然我国民间社团组织数量并不多,为什么会产生如此之多的敛财乱象呢?王振耀认为,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立法和监管不够完善到位。

    【同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原司长王振耀:

    我们的很多立法,特别是我们的社团,包括基金会的这种建设标准,我觉得还是要参照国外,国外就是宽进严管。日常管理很规范,你进来,好,我大体上标准,我们没有起步那么高,让你进来不太难,甚至网上注册都可以。但你进来之后对不起,我的日常管理、监管非常严。

    演播室主持人张大鑫: 我想到了一句话,叫做“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应该说整个大环境还是好的,但是就是因为有这些非法敛财的社团在,让整个的这个社会诚信体系都已经让人觉得值得怀疑了。

    新华社评论员 周宁:其实这个社团之所以存在,就是这个维护公共利益,促进社会发展,培养公民的意识,很多社团在这一方面都对于社会的进步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但是正是这些非法社团所开办、举办、承办的这些非法的活动,坏了一锅粥。那么这些非法社团疯狂敛财,它暴露出来就是我们监管缺失,监管的空白。所以说要使社会团体,回归它的非营利性的这个理念,这个职能,就必须对它进行严格地监管。那么有专家就建议了,应该面对当前频发的这个社团敛财的乱象,应该采取一系列的重拳,特别是公安、民政等部门,工商联合起来,对这些非法的敛财的社团进行一次严厉地打击或者严厉地整治,首先在短期内形成一定的良好的效果。其次就是在长远看,是在法制法规的建设上,特别是比如说从这个社会组织的登记,年度检查呀,年审呀,等等一系列的规范,还有就是对于境外社团在境内开展活动,一系列的规范,还有联合比如像国侨办、国台办,这些所有的部门共同起来对待这个社会问题,联手处治社团敛财的这个非法乱象,我想这个现象才能得到有效的根治。

产品快速导航

关于我们

     北京奖牌制作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设计、制作各种高低档奖杯、奖牌、授权牌、徽章、奖盘、木牌、标识标牌等。 公司主营:水晶奖杯、奖牌制作、亚克力、钛金、沙金奖牌、不锈钢牌铜牌制作、金属勋章、徽章校徽、马拉松奖牌、高档木牌、木托奖牌、加盟牌、授权牌制作、经销商牌、运动会奖牌奖杯、公司标牌,公司工厂门牌等.....

联系我们

北京电话: 150-1099-6010  
丰台展厅:北京市丰台区万柳桥万柳园小区32号楼  
大兴和亦庄展厅:北京市大兴区瀛海镇博兴八路南海家园14号楼3单元101  
河北燕郊:河北廊坊市三河镇燕郊开发区永旺梦乐城  
北京工厂:北京市大兴区建新庄村工业园56号   
东莞工厂:广东省东莞市寮步镇坑口工业区新隆新街3号  
CpoyRight © 2005-2019北京铜牌制作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7014021号 | 新闻中心 |  网站地图 |  业务区域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微信服务